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墨白焰冯二止呆之后,墨白焰和冯二止情不自禁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0 21:57
朱雀长街之上,龙作作一行队伍在善和、通化两坊之间的路口被截住了。
 
    金吾卫执戟而立,肃然喝道:“择坊而入,投店歇息,有什么事,明日再办,马上就要净街了,不得前行。”
 
    马上一个侍卫大声道:“军爷高抬手,我们要去延康坊,过了通义坊就到了,来得及的。”
 
    那金吾卫怒道:“聒噪甚么,人人都学你,老子这街从日落捱到日升都净不干净,快快择坊而入,不可前行。”
 
    龙作作坐在车内,耳听得外边交涉,好不气愤。不过,她也清楚民不与官斗,不要说这里是天子脚下,就算在他们马邑州,这也是他们正业百姓人家不可冒犯的规矩。
 
    龙作作眼珠一转,附着“负心汉”的耳朵悄悄耳语几句,那小丫头点点头,便掀开帘儿走出去,做出一脸焦急模样,道:“各位军爷开恩,我家娘子就要生产了,急着去寻稳
 
婆接生呢,求军爷开恩,行个方便。”
 
    那金吾卫往车上看了一眼,“无情郎”打着帘儿,龙作作捂着肚子,黛眉深蹙,做痛苦不堪状,瞧来甚是可怜。
 
    那金吾卫把长戟一顿,放声大笑:“哈哈哈,你这小娘子,忒也有趣。瞧你随从阵仗,分明大户人家,若要生产,早该请了稳婆在府上候着,哪有仓促之间去寻稳婆的道理,
 
想要诳骗于我,当我眼瞎么?”
 
    “无情郎”机灵,高声道:“军爷慧眼,难道看不出我们行色匆匆,远道而来么,我们不是长安人氏,这才刚刚进城,能往何处待产?”
 
    那金吾卫怔了一怔,仔细打量龙作作一行人马,确实像是远道而来。
 
    那金吾卫登时发了善心,往旁边通化坊里一指,道:“你这小娘子,大腹便便的,怎么还赶远路,一个不好,可有性命之危。快快快,快进坊去,沿坊里大街一直走,莫要停
 
,到第三第四个街区之间,路口便有一户人家,乃是一个接生婆子,我家小宝就是那接生婆子接生的,快去,快去!”
 
    这时候,通化坊坊门正要关闭,那金吾卫大喝一声:“呔!切莫关门,这有妇人待产,速速放他们进去。”
 
    那两个掌管坊门的坊丁听到外面军士大喝,连忙将掩了一半的坊门打开,召手道:“快来快来,六百响‘闭门鼓’就要敲完了,再迟得片刻,便要‘犯夜’,教人拿了去,拶
 
你一顿好拶子。快快快……”
 
    龙作作目瞪口呆,万没想到弄巧成拙,那金吾卫不断催促,两个坊丁也在门前招手,无奈之下,一行人只得进了通化坊。
 
    一行人进了通化坊,龙作作尚未到产期,哪里需要去什么稳婆家里,只是不想让那掌门的坊丁生疑,硬着头皮向前走出三四条街,看见一户人家门口挂了一个“栈”字招牌。
 
    这时节,专门的客栈虽然也有,却极少。但客栈又是行路人必不可少的,长安国际大阜,更是如此,所以城中有不少人家,专以出租房屋为业。龙作作麾下那些侍从常行远路
 
,一看就知道这户人家是经营房屋出租的,马上上前拍打门户,高声道:“主人在吗?我等欲租房舍,还请行个方便。”
 
    这时候,又有一辆清车,在两骑快马的护送下,从通化坊另一端长街尽头驰来,恰也到了这户人家停住。车夫勒住坐骑,墨总管和冯二止翻身下马,牵着马缰上前,杨千叶一
 
掀轿帘儿,已自车中闪了出来。
 
    (本章完)
 
 第286章 唇枪舌箭
 
    龙作作由“无情郎”和“负心汉”虚扶着,一只脚刚落在脚踏上,突然就跟中了定身法儿似的,呆站在车上。杨千叶此时也正要下车,一脚悬在空中,惊愕地看向对方。
 
    双方套辕的骡马倒是很亲近,相互蹭了蹭脸儿,咻咻地打了个鼻息,因为它们的动作,两辆车子都是微微一晃,将惊呆的两位姑娘弄醒过来。两个人慢慢走下车,向对方走出
 
三步,站住。
 
    龙作作盯着杨千叶,冷冷一笑,道:“我听说纥干承基跟着罗一刀,被罗克敌干翻了,那时就在想,那个背我叛我,委身从贼的女人,却不知落得个什么下场。如今看来,老
 
天待你不薄啊,居然被你安全逃到了关中,你这腿,可是真够长的。”
 
    杨千叶浅浅一笑:“背你叛你,谈不上吧?我当初寄身于龙家寨,为的就是探听纥干承基的下落,而且,本姑娘从不曾做过任何一件不利于你的事情,龙姑娘,你又何必耿耿
 
于怀呢。”
 
    说着,杨千叶好奇的眼神儿不时瞟向龙作作的肚子,看她模样,分明是有孕在身,这才多久,她就成亲了?还是……有了什么不幸的遭遇?只是,出于她本能地矜持,杨千叶
 
没有问出口来。
 
    杨千叶可没往李鱼身上想,要知道,她跟纥干承基投奔罗霸道没多久,李鱼就前往中原了,现在更是在西市混得风生水起,不可能与龙作作成亲生子,否则他岂有在长安逍遥
 
的道理。
 
    龙作作冷哼道:“是么?任你怎么说,总是辜负了我的信任,辜负了本姑娘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罗霸道完蛋了,你逃到长安,居然租房而居,连个自己的落脚之处都没有
 
,如此落魄,着实可怜!”
 
    杨千叶挺了挺胸,淡淡地道:“落魄?你看本姑娘像么?”
 
    那一身滚绫绣银边的素白色翻领小胡袍,浑脱小帽儿,俏美可人。脸上气血充盈,荣光焕发,腰间玉珮垂坠,分明大富之家,要说她这样都叫混的好惨,那只能进宫当皇后才
 
叫还算不错了。
 
    “倒是龙姑娘你……,啧啧啧……”
 
    杨千叶啧啧几声,摇头叹息:“风尘仆仆的,好像赶了很远的路啊。龙家寨过不下去了么?居然要你一个大腹便便的小妇人,千里奔波,经商牟利。啊,龙姑娘你有了生孕呀
 
?这才没多久,原来你已经嫁了人,恭喜、恭喜!”
 
    龙作作挺了挺肚子,同样淡淡地道:“本姑娘进长安,可不是为了经营生意,而是来寻我的男人。”
 
    龙作作抚着肚子,一脸得意地道:“我本来盘算着,就在马邑州住着,蛮好,可是我男人本事,送皮货来了趟长安,居然做了大官,非说这里风水好,易于孩儿的教养,执意
 
要接我来长安享福。我呢,嫁鸡随鸡,也就只好来了。”
 
    龙作作说到这里,瞟了杨千叶一眼,故作恍然地道:“啊!大震关一别,再未相逢,我倒忘了,你还不知道我男人是谁吧?其实你也认得他的,我这娃儿的爹,就是李鱼。”
 
    杨千叶、墨白焰冯二止呆之后,墨白焰和冯二止情不自禁地对望一眼,眼底是藏不住的狂喜。
 
    一直以来,他们都觉得李鱼是阻碍公主复国大业的一个障碍,儿女情长起来,消磨了斗志,如何肩负复国大业?尤其是千叶公主是女人,一旦婚嫁,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光
 
复大隋的事就此休谈。
 
    现在好了,李鱼已经娶了妻子,以公主身分之尊,断然没有予人作妾的道理,这缕情丝可以从此斩断了。
 
    杨千叶也呆住了,龙作作这个消息,给她的震撼着实不小。
 
    李鱼已经成亲了?他的娘子就是龙作作……
 
    等等!不对!
 
    杨千叶脑海中飞快地掠过上次与李鱼重逢于西市的事,想起二人的接触经过,再迅速回想李鱼通过大震关前往关中,并借褚龙骧声名之便把她和纥干承基、罗霸道等人带出大
 
震关的过程,马上推断,龙作作此言不实。
 
    龙作作有了身孕,且孩子的父亲是李鱼,这事恐怕不假,龙作作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但若说二人已然成亲,且是李鱼派人接她前来,只怕就未必属实了。
 
    否则的话,李鱼自那次过大震关就不会丝毫不曾谈起或表现出已然娶亲的模样,当时他甚至已接受褚龙骧礼聘,打算赴长安做褚将军幕宾了,这像是在马邑州有了家室的模样
 
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