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大娘脸上的惊讶渐渐被惊喜所取代,有些失措地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0 22:12
 杨思齐放下图纸,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在桌上点了一点,叹气道:“不管是一块愚木疙瘩,还是一方峥嵘顽石,我都有办法让它变成有用之材。可是与人打交道,太累了,与
 
女人打交道,更累。”
 
    李鱼深有同感,道:“先生所言甚是,只是男大当婚啊,再说了,先生家境如此优渥,我就不信,没有媒人登门。”
 
    杨思齐叹气道:“媒人,早几年是有的,而且还不少。奈何我本性木讷,与顽石土木打交道久了,就更是木讷,你看我今天话还算多,但若是一个女人站在我面前,我就不知
 
道该说什么好了。每每我见了人家小娘子,都是大眼瞪小眼地对视,却连一个话头儿都找不到,人家小娘子自然不喜欢我。”
 
    李鱼讶然道:“却也不至于吧,就凭杨先生的本领与家境,姑娘家还不巴望着嫁过来?”
 
    杨思齐叹息道:“媒人介绍给我的姑娘,自然也是门当户对的人家,当然不愁嫁,谁肯对着一个木头样的男人,何等无趣。其实我并不介意女方家境,只是……”
 
    李鱼纳罕地道:“只是什么?”
 
    杨思齐微微忸怩,道:“实在……难以启齿。”
 
    你是羞涩,不好启齿,可在人家眼里,只会觉得你是高冷好不好?什么大眼瞪小眼,恐怕只有你自己觉得你当时是在看着人家,在其他所有人包括媒人眼里的你,都只是不屑
 
地扭过了头去而已。
 
    李鱼看着这位内向腼腆的老宅男,只能替他感到庆幸,至少他还有事业,因为事业,不得不硬着头皮与人打些交道。在他那个时代,岛国有位老宅男,足足27年不出家门一步
 
,唯一的说话对象是他的老母亲,而且在他开始宅在家里的年代,还没有电脑和手机,可以想见这位仁兄的生活是何等的枯躁,比起那种神人,杨思齐貌似也不算奇葩了。
 
    李鱼本是为了在后院多消磨些时光,没话找话地侃些话题,这时对杨思齐这个单身狗却是大起同情之心,便想好生开导他一下,教他开开窍儿。
 
    前院里,大门却在此时哐地一声被人撞开了,七八条大汉威风凛凛地冲了进来,手持利刃,杀气腾腾。
 
    厅上,李鱼不见了踪影,深深和静静便变着法儿地讨潘大娘的欢喜,挟口菜啦、说个话啦,小意儿地迎和着,时不时就逗得潘大娘开怀大笑。吉祥不动声色,但每每关键时刻
 
一句话儿,不管是迎合一声,还是参与玩笑几句,总能举重若轻地把重点拉回自己身上。
 
    开玩笑,论人际关系斗争,深深和静静这对虽然也过着苦日子,但那片小天地相对单纯的多,她们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怎么可能是吉祥的对手?吉祥从小到大过的是什么日
 
子?在家要看爹爹脸色,看后娘脸色,甚至看妹妹脸色,出门做事还要看主顾脸色,看客人脸色,不管是察颜观色的本领,还是与人说话的技巧,可不是深深仗着人数优势就能取
 
胜的。
 
    更何况,她们虽然暗争,却不敢伤了和气,那种争宠,都是藏在其乐融融一团和气之下的,这就更加限制了深深和静静的发挥,而这种限制条件下,对吉祥来说,却是如鱼得
 
水。
 
    深深和静静连连败下阵来,正不服气,一群明火执仗的大汉就闯进院来,几个人都骇得呆了。
 
    那些大汉持刀站定,也不说话,摆着架势,目光炯炯地瞪着她们。
 
    刚才“无情郎”和“负心汉”可是向他们传了大小姐的话了,到了李鱼府上,都把气势顿足了,把那天下第一负心薄幸,好色无厌之徒给震住,他们现在可都是娘家人,陇右
 
龙家寨,不是那么好惹的。
 
    随后,“无情郎”和“负心汉”一左一右,虚扶着龙作作,龙作作腆着肚子,下巴儿高高地仰着,跟老佛爷似的就走了进来。
 
    龙作作在院中站定,这才微微低头,向前望去。只这一望,登时一呆。
 
    堂上不见李鱼,唯有四个女人,三个年轻姑娘,俱都甜美可爱,还有一位长者,年逾三旬,徐娘半老,坐在最上首。
 
    李鱼呢?
 
    刚刚明明又向门口邻居打听过了,李鱼确确实实地住在这儿啊,没道理一大早就出去才对,还有……
 
    龙作作像看到阶级敌人似的目光从那三个甜美可人的小美女脸上掠过,定在了潘大娘的身上,这人是谁?怎么眉眼之间,与李鱼有几分神似?
 
    李鱼告诉过她,他到长安,是来寻找母亲和吉祥的,现在不知道那三个小美人儿哪一个是吉祥,但那妇人……毫无疑问,她就是……我婆婆?
 
    潘大娘、吉祥、深深、静静,都不是什么见过大场面的女人,已然被院中这样霸气的一幕给震住了,四个女人都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
 
    院子里,龙作作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真是没规矩!都在陇右野惯了是不是?不管是回自己家,还是去旁人家做客,有你们这么气势汹汹的么?这叫人看了,还不当你们是
 
恶霸呀?”
 
    龙作作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不着痕迹地把毕恭毕敬地把她当老佛爷抬举着的两个没眼力件儿的丫头给推到一边,款款上前,脸上露出端庄、雍容、温柔、和善的笑容。
 
    龙作作微微福礼,头上步摇浅动,朱唇轻启,柔声问道:“这位大娘,三位姑娘,奴这厢有礼了。奴自陇右来,名唤龙作作,此来长安欲寻李鱼郎君,百般打听,方寻至此,
 
却不知李郎是否住在贵府啊?”
 
    龙大小姐从小到大,就没这么捏着嗓子说过话,这番拿腔作调的话一说出来,她自己都快吐了。
 
 第289章合纵连横
 
    “龙知道她这个人,还知道她已与李
 
鱼圆房。
 
时的她无疑是最美丽的。
 
    潘大娘脸上的惊讶渐渐被惊喜所取代,有些失措地道:“你……你就是作作?鱼儿说过,鱼儿说过……”
 
    潘大娘迎上前,想伸手去摸她的腹部,又因尚不熟悉收回了手,只是满面惊喜地道:“闺女,你这是……有了身孕?”
 
    龙作作含羞地一笑,微微点头,婉约的似一朵娇羞低头的水莲花,而那腹部,却似系上了拳王金腰带一般,傲娇地挺得更高了。
 
    “哎呀!好!好好好!”
 
    潘大娘登时就合不拢嘴了,转身就想跑去喊李鱼,可又不舍得离开,急又旋身,面向龙作作,扭头对吉祥眉开眼笑地道:“吉祥啊,你快去叫鱼儿过来,快去快去。”
 
    吉祥“哦”了一声,如临大敌地看了眼龙作作的肚子,忙不迭朝后院跑去。
 
    深深和静静站起来的慢了些,二人的关注点却与吉祥不同。吉祥看的是作作的肚子,那里边是李家的子嗣,是李家的血裔后人,在如今这个时代,能为家族诞下子嗣,那种意